铲子_吓得我抱紧了怀里的まふ

にぼし!にぼし!にぼし! \はいはい!/ にぼし!にぼし! \国産!国産!/

【そらまふ】冰冻(上)

*ooc
*校园风
*三次元无关
*HE
*注意:まふ前期性格冷漠

01
周一,月考成绩下来的第一天。

发完卷子的课间整个教室里喧闹地不像话,到处都是互相谈论成绩,交流试卷的同学,他们三两个聚在一起,抱怨声,欢笑声不绝于耳,好像也有女孩子轻轻的抽泣传来,然后立马涌起了一片安慰的浪潮。

まふまふ趴在桌子上,半阖着眼睛看自己的考卷。147,几乎完美的分数。不少路过的同学瞄到了,都露出那种惊诧又艳羡的表情。

他闭上眼睛有点无聊地分析失误原因,女孩子抽泣的声音还是响在耳边。于是他颇为烦躁地捂起耳朵,可是心里有个声音不行叫嚣着,就像是指甲划过生锈的铁板,那种声音刺骨得让人浑身汗毛都要竖起来了。

不舒服,很不舒服。まふまふ皱了皱眉,哭声和他心里那令人作呕的声音都没有停止的趋势,甚至还有加剧的可能。

两种令人头疼的声音交织在一起,音量达到顶峰的时候,まふまふ终于再也无法忍耐了。

他一步步走向那个女生的桌子,隐忍着礼貌地请那些围住她的同学让开,一语不发地注视着她。

周围的同学越聚越多,却自发地形成一个包围圈将まふまふ和女孩围在中间,也许是凭着人天生敏感的神经感受到了剑拔弩张的氛围。

女孩终于不明所以地停下了哭泣。然后まふまふ用不大不小的声音说,“对不起,你的哭声打扰到我了。”

他的表情带着本人都没察觉到的冷漠凉薄。

“我可以理解受到伤害的人在公共场合正常地宣泄情绪,但不幸的是你完全没有认识到,你这种令人伤心落泪的处境是完全由你自己一手造成的。”

他无视女孩已经泛红的眼眶,继续咄咄逼人,“你大概是为了考试成绩哭?很正常,但也很难理解,为什么要哭呢?考的不理想难道不是自己的问题?明明在考试前,一切都还有挽回的机会,却非要在拿到成绩的时候哭。”

他微微倾身盯着女孩的眸子,声音平静毫无波动,“你不觉得羞耻吗?”

周围的声音戛然而止,女孩瞪大了眼睛,她嗫嚅着,好像要说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就猛地推开身后的人群,跑向教室外。

まふまふ面无表情地走出人群,用平稳的步伐,回到自己的座位。这时候终于有几个反应过来的同学匆忙走出去寻找刚刚的女孩,更多人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用或震惊或鄙薄或戏谑的眼神盯着他窃窃私语。

而まふまふ对此毫无自觉,很好,令人烦躁的声音消失了。他只是这样想。

他在一片不是很友善的讨论声中捂住心脏,想要回味一下刚刚那种令人眩晕的感觉,却只感受到掌下一片平静。

一切都很正常,只是刚刚女孩跑出去的时候,夺眶而出的眼泪砸在他手上。现在那一小块皮肤,火燎过一样,有不易察觉的疼痛。

02
这件事情之后,まふ本来就十分薄弱的人际关系就更加如履薄冰。原来还有些来请教问题的同学,现在全都销声匿迹。

まふまふ也依旧这样,每天认真听课,作业规范得可以充当标准答案,除了交代公事从不主动和别人搭话,有人打招呼也会疏离而礼貌地回答。对他来说,那件事带来的影响没多大,跑出去的女孩最终被找到,没出什么事。

没有老师找他说什么,也确实没法说什么,毕竟除了言语过于直接态度过于冷漠,他什么错也没有。

于是まふまふ就继续着这样的日子,他甚至觉得同学的疏离也是一种轻松,毕竟无意义的社交对他来说是对时间和精力的一种浪费。

这样的生活一直维持到高三分班的时候。

学校出于某种考虑,高三被按照成绩重新分成了不同等级的班。新的环境对まふまふ来说也没什么影响,只是那些毫无缘由的热情让他难以消受。

比如现在,まふまふ面对着撑着脸颊,歪头看着自己的新同桌,有些苦恼。

最后一节课,分班结果宣布,他毫无悬念地被分到了A班,同桌是个想起来像清风一样舒服的男孩子。

这个刚刚见面不超过10分钟的同桌,一脸热情地对他说,“最近夏天到了啊,下午放学了要来一起打篮球吗?”

下意识地想要回绝,但是从小到大这样热情的邀约并没有过几次,导致他在拒绝别人的方面毫无经验。

大概是对方那双带着笑意的蓝眼睛太漂亮了,まふまふ甚至不能挤出一句表示拒绝话来,他下意识地费力思索着更为委婉的拒绝方式。

“嘿——”直到新同桌在他面前挥了挥手,他才发现他让对方等了很久了。

“啊,对不起……”他道歉,准备顺便拒绝邀请,可是下课铃已经打了,那个男孩子利落地拎起书包向他挥了挥手,一边跑一边说,“6:30,我在球场等你啊——哦对,你记着我叫そらる,找不着就问问其它人,他们应该都认得我……”

他的声音渐渐远了,まふまふ说了一半的拒绝卡在喉咙里。

但是他念着那个莫名有点悦耳的名字,好像也没有特别抵触。

03
まふまふ按点去了,球场上已经聚满了同学。

不过没用到そらる的名字。他站在篮球场50米外的时候,就一眼看到了人群里的そらる。

对方没换衣服,也就是和身边同学一样的制服,却显得格外夺目。他把白衬衫的袖子卷起来了,露出来白玉一样的小臂。衬衫的下摆在他起跳的时候被气流带起来,好像隐隐约约能看到线条漂亮的腰。

まふまふ站在场边,试探地朝对方挥了挥手,得到了对方一个灿烂的漏齿笑。

他正在起跳,投球,刘海被风掀起来,他随手向后撩了一下,旁边的女孩子们一阵尖叫。然后他就朝这边笑了,额头光洁,整齐的牙齿白得能反光,まふまふ不得不承认,很好看。

球进了,完美的三分球,连着他的笑一起,又一次火一样点燃了身边的女孩子们。

这时对方正好换人,そらる顺势下了场,まふまふ迎上去,正准备说点什么,就被搂住肩膀。

大概是流了汗的缘故,そらる身上清爽的香气径直冲进了鼻腔,白皙有力的手臂就横在眼前,まふまふ很不自在地想把他往旁边推推,却在下一秒被重重地倚住。

“喂……”被压得一个踉跄的まふまふ刚轻轻喊了声,就听见对方有点虚的声音“累死了……”,想要把人推下去的动作只好停了下来。

不知有意无意,对方的发梢蹭过了他的脖子,痒,弄得他莫名有点紧张。

说起来从来没和别人离得这么近过吧?小小的不适应在心里翻腾。

“那个,まふまふ同学?”

“嗯?”抬起头,才意识到好像还没告诉过对方自己的名字。

“唔,很久之前帮老师登成绩的时候看到过まふまふ同学的学籍照,原来真的是啊~”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感觉他语调特别奇怪。

过了很久,まふまふ感觉他有点抖,又过了两三秒,他在まふまふ看智障的目光里笑出了声。

“哈哈哈哈哈哈哈说起来学籍照真是有趣的东西啊,今天看见まふまふ同学真人我都不敢认了哈哈哈哈哈……”他笑得几乎直不起腰。

“喂……”这种被调侃的情况也少有,まふまふ踌躇着不知如何应答。

“诶你别生气啊”そらる终于缓了口气。

“毕竟,まふまふ同学真人可比照片可爱多了啊。”

まふまふ猛地抬头看他。

5,6点钟的夕阳还很灿烂,照在他白净的侧脸上,睫毛留下了长长的阴影。那双让人心旷神怡的漂亮眼睛里盛满了温柔的笑意,蓝宝石一样,在金色的夕照里熠熠生辉。

04
因为昨天听到的一句话辗转反侧了大半夜,まふまふ第二天到学校明显精神不振。

“你来了”そらる冲他挑挑眉,“课程表贴上了,我顺手帮你抄了一份,放桌框里了。”

まふまふ看了一眼,是清隽的字迹。

他本能地想推脱却发现没有理由,于是只能道谢。

可是这种感觉很不对劲,まふまふ想,无缘无故的好心,无缘无故的熟络。

某个课间そらる好像被叫出去过一次,他没在意。

不过放学的时候他突然被拉住,そらる问他,“有时间和我聊聊吗?”

“嗯。”尽管很奇怪。

“嗯……下课的时候我被你从前的同班同学叫出去了,他跟我讲了讲你以前的事情。”

“嗯,然后呢?”まふまふ有点苦恼,他深呼吸了一下,做好了接受一长串疑惑和质问的准备。

“我感觉终于有点明白了。”そらる居然露出有点豁然开朗的表情,“昨天是我和まふ同学认识的第一天吧,我也没得罪你的地方。”

そらる笑了笑,“可是你的反应太奇怪了,面对我的好心邀请。一般来讲普通地拒绝或者答应就好。”

“可你……我这么说你不会生气吧?就是那种小孩子见到陌生人给的糖果的感觉,明明心里清楚不能接受,却又无法抵挡它的诱惑。”

“今天听说的事情也很奇怪,所以你愿意和我聊聊天吗?”

他想了想又露出了个温柔的微笑,“关于以前的事情。”

“你比喻的很恰当,但是很抱歉我不愿意。”まふまふ微微颔首。

“首先,我不认为我的心理出了什么问题需要开解,我现在状态很好;其次,你也知道我性格有点奇怪了,以后我们相处的时候请多注意。”

“最后——”他眯起眼睛,锋利的视线投过来,“收起你盲目的自信,你凭什么以为我向你倾诉完就能获得力量,开朗自信地生活?别把你的中二用在这种现实的东西上。”

“所以……”

“所以你大概已经清楚了,希望我们以后相处愉快,同桌。”

そらる有点有点委屈地看着他的背影毫不犹豫地消失在楼梯口,留在原地思索着刚才的事情,唔,怎么说呢,就好像一只温顺友善的小猫突然受到什么刺激,亮出来本就不该属于他的尖锐的利刺,突兀地警告来人。

可惜我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吓退的啊,まふまふ同学。玩味的笑里莫名多了一丝不易察觉的侵略性。

又回想起刚刚来自红色眼眸的充满压迫感的凝视。啊……果然,这样漂亮的眼睛还是适合盈满笑意啊。

-TBC-

唉嘿前面剧情可能比较奇怪而且节奏快,到后来可能会好一点。
有错别字,bug什么的请尽情指出,拜托啦( ゚∀ ゚)
最后谢谢阅读(比心

【そらまふ】套路

*是糖!是无逻辑的短小的糖!
*ooc
*文笔辣鸡,情节老套_(:з」∠)_

01
“你好。”そらる看着小心翼翼推门走进来的少年,打了声招呼。

“您,您好。”少年轻轻在对面落座,低着头,有点不自在地捏着衣襟,“请问您今天叫我出来……”

“啊,没什么重要的事,你别紧张。”そらる有点头疼,“我不过想为那天发生的事情道个歉。”

“诶?!”对面少年的脸一下子红起来,“对,对不起,那天我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一边说一边更使劲地揉捏着衣角,头几乎要埋到桌子上了。

不过这个角度そらる正好能看到对方白净的后颈和淹没在衬衫中的一小片脊背,骨骼纤瘦漂亮。

在心里默默感叹了一声,そらる再次不紧不慢地开口,“要道歉的是我,那天我——”他颇有些暗示意味地停了几秒,果然看见对面少年的耳垂又红了几分,于是他接着说,“做了非常失礼的事情。嗯,请问你是叫まふまふ吗?”

对面脸红透了的少年稍微抬起了头,露出星星一样漂亮的眼睛,不过眼里还带着几分让そらる哭笑不得的……歉疚?

然后他英勇就义般地大喊出声,“是的!!我很抱歉!您如果想举报我的话请随意!!!”

说完的他几乎要哭出来的感觉。

02
事情发生在一个月朗风清的周五,终于结束晚自习的まふまふ很放松地靠在电车的座椅上,戴着耳机眯着眼睛听歌。这和往常的每个周五一样,愉悦,悠闲。

直到そらる走过来。

“同学,能麻烦你站起来一下吗?”

感到眼前的灯光变弱,然后就是这猝不及防的一句话,混在耳机发出的乐声中几乎难以分辨。有点昏昏欲睡的まふまふ困难地睁开眼,就看见そらる那张放大的,特别特别好看的脸。

当时的睡意就被吓走了7分,まふまふ带着剩下的3分迷糊,一边寻思着“哦,是そらるさん啊”,一边站起来向そらる指的方向迈了一步。

然后そらる就这样张开双臂向他拥抱过来。

这时候车里人不多,几乎人人都处在晕晕乎乎摇摇晃晃的半昏迷状态,倒是没几个人注意到这边,好像只有几个同校的女生发出了惊呼。

まふまふ在这微弱的惊呼声和骤然降临的体温中彻底醒过来,同时苏醒的还有如鼓擂般的心跳,“是そらるさん”这个念头伴随着一寸寸落下的拥抱将他困在那里动弹不得,仿佛一个魔咒,让他使不上任何力气,他的目光越过そらるさん的肩头看到车窗外的不远处漂亮的霓虹灯,和车窗上倒映的清晰的,そらるさん的后背。好像……好像这就是世界上的一切了?

其实也不太分得清这突如其来的场面是梦境还是现实,好像也没想着要分辨是梦境还是现实。

那一刻占据脑海的,除了“そらるさん……拥抱……霓虹灯……背影……”这些零碎的词汇,和耳畔叫嚣的来自自己的激烈心跳声,别无其它。

完美的浪漫场景。当然,如果没有后面紧跟而来的急刹车的话。

03
这个刹车,它导致了后来一系列神奇的事情。

比如当时根本来不及反应的まふまふ径直倒向了そらる,而当时根本来不及反应的そらる径直倒向了身后的车窗,磕的有点疼。

于是在そらる根本没有反应时间的情况下,因为前一秒的事情根本没有自主意识的まふまふ就这样倒下来,双手下意识撑住了そらる背后车窗,嘴唇很不巧地印在了そらる的脸颊上。

这力度,与其说是印,不如说是磕。

可能是被砸懵了,そらる震惊地维持着这样一副被强吻的状态,まふまふ显然比他震惊地多。そらる感觉他甚至有点颤抖起来,然后他猛地直起身捂住嘴唇,满脸通红地望过来,那双漂亮的眼睛泛着委屈的光,好像还带了点泪,一副被轻薄的可怜样子。

そらる终于回过神,他有点不好意思地伸出手,想要安抚一下受惊的后辈时,眼前的少年却突然跳起来,二话不说地从到站的电车上跳下去了。

仓皇的背影居然显得挺可爱,又有几分引人发笑的悲凉感。

事后无奈的そらる从旁边同样震惊的同校女生口中艰难地问出了まふまふ的姓名班级联系方式。

然后同样艰难地请她们删掉了手机里偷拍的照片。

04
回到这时候。

まふまふ声音不小的一嗓音在安静的咖啡馆引起了一片不满的视线,そらる无奈向周围表示歉意,然后戏谑地看向对面被自己惊吓的少年。

得到了一声有点带着哭腔的,像蚊子一样细小的“对不起。”

此刻的まふまふ维持着一种别扭的姿态,以会憋死的方式把整张脸埋进臂弯。

そらる有些好笑地将手搭上对面的人柔软的发顶,带了点关切地问,“那天下车的时候扭到脚了吧?”

“嗯”

“看过医生了?”

“嗯”

“带给你的药膏,每天睡前涂一次啊”

“嗯”

“你知道我叫そらる吧?”

“嗯”

毕竟是每晚睡前都念叨着的名字啊。

“解释一下,当时那个突然的拥抱好像吓到你了,那是我和同学在玩真心话大冒险啊,很抱歉。”

“嗯”

其实冷静下来,多多少少都猜到了。啧,听到そらるさん亲口说出来还是……有点难受。

“关于后面的事情吧,我也不是很介意。”

“……嗯”

果然对そらるさん来讲是无所谓的事情。别困扰了,亲到暗恋对象是多少人8辈子都想不来的事情,你忧郁个什么劲儿啊。

但是怎么感觉就是开心不起来。

そらる看着执拗地将头埋在臂弯里不肯抬起来的人,默默叹气,“其实——我很喜欢你”

如愿以偿地看到他惊愕地抬头。

“所以,要考虑一下跟我在一起吗?”

まふまふ诧异地看着渐渐蔓延在そらる眼里的温柔笑意,耳畔又一次响起自己熟悉的心跳。

他的目光下意识地越过そらる的肩头,发现咖啡馆窗外的花开得比那晚的霓虹灯还绚丽璀璨。

05
“喂?”

“嗯,怎么了?”电话这边传来そらる愉悦的声音。

“听你这副样子八成是搞定了啊?”死党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嗯哼~这么笃定?”そらる难得语气荡漾。

“别装啦,我听说まふ酱很早之前就开始暗恋你啦,嘴上没说过,身边朋友几乎没有不知道的。”死党吐槽,“你说你着什么急啊,一见着人美少年名字都没打听出来上去就一波套路。”

“嗯,我是行动派。”也没否认,但事实上想起まふ扭伤的脚そらる还是有点后悔的。

“好啦,平时情书堆到爆炸都还是我替你拆的,这次好不容易主动一次,要好好珍惜啊。”

“当然。”

そらる笑得眉眼弯弯,透出莫名的狡黠意味。

END

啊大家好这儿是新人!第一次在lofter上发文什么的,紧张(#゚Д゚)
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请尽情提出来,谢谢( ̄∀ ̄)